2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AOA体育官方网站入口 你的位置:AOA·体育(中国) - 官方网站 > AOA体育官方网站入口 > 欧盟“禁塑令”升级!生物降解塑料应用生变,惹A股上市公司关注
欧盟“禁塑令”升级!生物降解塑料应用生变,惹A股上市公司关注 发布日期:2022-12-11 09:34    点击次数:14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赵云帆 上海报道AOA·体育(中国) - 官方网站

近日,欧盟新修订版本的“禁塑令”,引起了包括生物降解材料行业的广泛关注。

11月,欧盟包装法案(PPWD)修订案将提议在某些场景下“禁用”生物基降解材料的提法,在降解材料业内流传。

11月底,欧盟委员会收到一封囊扩了巴斯夫、NatureWorks、道达尔科碧恩等22家生物化工公司的联名信,表示新的禁止令甚至可能导致欧洲的相关行业公司倒闭,数十亿投资竹篮打水。

随后,11月30日欧盟委员会披露的正式修正案提案显示,生物降解材料在不同场景中的使用并未被提案明令禁止,但对生物基降解材料的应用场景,标注方式,合规要求等,均使用了更为审慎的解释。

某生物基新材料上市公司高层告诉记者:“欧盟在包装上使用生物基材料持谨慎态度,主要是因为生物基材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自然降解材料。生物基降解塑料的降解条件非常严苛,需要在特定环境和堆肥的情况下才能快速降解,降解时间也要六个月左右,因此欧洲这边也把生物基塑料称为堆肥塑料。在不堆肥的情况下,这些材料的降解时间会长至两三年以上。”

而为欧洲降解塑料企业供应聚乳酸(PLA)原料的上市公司海正生材(688203.SH)相关人士则告诉记者,虽然公司正在关注该消息,但认为此消息对行业前景并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我们在欧洲也有销售,所以是会有一些关注的”,海正生材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不过因为是原料厂商,所以关注点可能会不太一样。公司还是以国内销售为主。直接的国外销售占比在10%,所以影响不会很直接。”海正生材表示。

审慎对待生物基降解塑料

根据欧盟委员会11月30日披露的包装法案修订提案要求,生物基/堆肥降解塑料等“只有在产品中生物基塑料含量的准确和可测量的份额得到规定时,才可使用该术语。”

而这意味着,未来尚未准确测定生物基材料含量材料,将被禁止使用“生物塑料”、“生物基”、“可生物降解”等描述。

不过,在秉承谨慎态度之余,欧盟委员会还给出了一些生物基降解塑料必须被使用的应用场景,用以表示对生物基材料总体的支持态度。

在近日披露的投资者关系记录中,海正生材将欧盟修订案理解为“利好”,称欧洲支持可降解的法案即将推出,要求茶包类、超薄膜袋、咖啡胶囊等使用可降解材料,相关领域也会有需求增量。

“其实我们是不太担心的,首先降解材料目前还在刚刚起步的阶段,包装材料是一个用量非常之大的行业”,海正生材相关人士向记者强调:“目前用量规模可能连一个零头都不到。其次对生物基材料的政策应该会是一个持续性的政策,不会说哪天说改变就改变了,也会是未来的趋势。”

问及是否担心国内政策也会存在相应变化时,海正方面则告诉记者:“即便是政策上因为不同地区人群使用习惯不同,会出现一些政策波动也会是正常的。”

不过,海正的这一表态,与欧洲很多企业对该法案的应激反应不尽相同。

除限制使用降解标识之外,欧盟新包装法案对传统石油基塑料进行了进一步规整,包括对其回收率和押金模式进行了更详细的交代——而相比石油基材料,法规要求即便是生物降解材料也不能被随意丢弃,还要求生产企业需注明在何种堆肥环境下,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降解。

对此,海外生物聚合物生产商布拉斯科在欧盟出台相关规定后表示,欧盟委员会未能将生物基塑料目标纳入提案中,也未能批准使用生物基材料作为将塑料使用与温室气体排放增长脱钩的手段,“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

中国欧盟商会环境工作组主席常新杰曾指出:“生物基材料并不见得比石油基的材料对环境更友好,其取决于生产工艺,使用场景以及处置方式。一个传统的塑料袋能够重复使用数百次,但可降解的循环使用周期可能只有一次,另外,可堆肥材料需要合适的环境和条件才能发生降解。所以欧盟近年已经制定了一些标准。”

国内市场尚未成熟

在A股生物基降解材料概念公司中,包括金丹科技(300829.SH)、海正生材均生产聚乳酸原料并对海外进行销售。其中金丹科技的聚乳酸原料主要被用于食品制造行业,其海外出口占比达到38.74%;海正生材出口欧洲的乳酸被应用于吸管等包装的原材料上,使用场景比较广泛。

财务方面,截至2021财年,海正生材在欧洲的销售额达到约6000万元,占比公司总销售收入达到10%以上。而据招股书披露,公司的第三大客户意大利Novamont公司,近年也在欧美地区大量投建了堆肥塑料包装生产基地。

数据显示,截至今日,锂电池板块近一周涨幅-5.47%,近一月涨幅-3.29%,近一季涨幅-3.60%。

另一方面,虽然登陆资本市场生物基降解材料公司不多见,但凭借近年的“禁塑”东风逐步发展起来的生物基降解塑料企业也有一部分处在IPO队列之中,如申报创业板注册的PLA及制品生产厂家恒鑫生活,家联科技,拟港股上市企业中宝新材等。

此外,一些传统A股化工企业也将投资布局瞄准可降解塑料领域。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华塑科技(600935.SH),联泓新科(003022.SZ),湖北宜化(000422.SZ),长鸿高科(605008.SH)等企业均在今年投设生物降解材料生产线。

不过,也非所有企业对生物降解塑料有着短期积极的看法。

今年6月,联创股份(300343.SZ)在今年6月宣布终止年产6万吨生物可降解聚合材料的项目。在公司披露的数条终止项目理由中,有一条极为“扎眼”——公司称,可降解塑料市场虽然支持鼓励政策密集出台,但是政策执行不及预期,下游应用需求远没有被激发出来,市场尚未成熟,其行业盈利状况基本处于亏损状态,且短期内没有改变的迹象。

“关于堆肥降解,其实在欧洲已经比较成熟,国内起步比较晚,所以比较不一样。强调堆肥环境下进行降解,主要还是因为还核定材料降解的难度。自然环境下的降解环境温度湿度不同,降解的时间有快有慢,之所以用堆肥降解的模式,本质上是要公正的评价材料的降解周期。”海正生材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当前生物基的材料相比石油基还是贵一些,这可能要依赖政策推动,而且对于新用途也有待挖掘。我们认为随着技术的革新和成本的摊薄,未来会有更多应用场景落地的情况出现。”。

此外,问及是否有计划于欧洲地区设置生产基地时,海正生材方面告诉记者暂时没有类似的计划:”我们还是首先聚焦在募投项目上。”